Day

自修...牙膏换鸡尾酒真的要了我的狗命

小八bababar:

刚刚配错图了,重发一遍不好意思😅

这是我和几个朋友联合搞的香港场应援,大家多多支持一下!微博超话也有发!还有抽奖!(微博id搜TRYTOKEEP 或者直接搜我的id小八bababar 我有转发)


以及我会在评论捉一两个去不了的小可爱送上该份应援物。


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,香港找我来玩喔!

Wanna One - Beautiful MV(脑洞完整向)圆了一些槽点



当我被狠狠击中一拳,这种真实强烈的痛楚让我想起小时候走失的害怕,把我拖回好多年前,仿佛我不是身处拳击场,而是在找不到爸爸和哥哥的那个路口。




对,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种害怕,哥哥和爸爸就是我的整个世界,而我的世界突然连影子都找不到了,找不到也再回不去了。
除了哭和大声呼喊着哥哥和爸爸,我想不出还有什么是我能做的,整个脑子都嗡嗡作响,身体里像猫挠一般的难受。不是都说家人之间都有心电感应的吗?我只希望他们能听到我、能感知到我的害怕。

可是,没有用啊。

同样是这种近乎绝望的害怕和手足无措,似乎现在还更容易承受一点。




但是就像小时候的圣祐没有听见丹尼的哭声,丹尼同样也没有听见圣祐焦急的呼喊自己的名字。




那本就是一个不安的时代,车爸爸一家作为这个时代的一粒小小的沙粒被吹着翻滚着狼狈前行。虽然家里情况很不好,爸爸已经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选择半夜跑路搬家逃债,但是好在两个孩子没有受到这些的影响,依然总是天真无邪的样子。
车爸爸其实已经撑不下去了,强忍着内心巨大的崩溃和不安,用力表现出镇静的样子,只因为他深知他要是倒了这一老两小就彻底没有支柱了。
但是他可能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点被完全继承到了圣祐身上,当然这都是后话。这时候的车爸爸只想快点结束这该死的一切,开始新的生活。

然而事情往往都不会那么顺利地发展下去,这就是现实,不是童话。你要是深究原因,可能有千千万万的原因和不该,不过其实谁的责任也不是。




尼尔在捡球的时候,爸爸没有看见就让车开走了。




圣祐特别着急地呼喊都没有唤回尼尔,他害怕了,觉得事情可能会变得很严重,叫着爸爸向着后视镜不停挥手,终于车停了。
爸爸一定会找到尼尔的吧。




爸爸何尝又不想找到尼尔。
车爸爸绷紧的最后一根弦被尼尔的走失彻底弄断了,越是到处走着寻找着,心里的洞就越来越大,到最后也不知道自己找过哪些地方,哪些地方还没找,就算不停的逼自己要冷静,可是他也是人啊。如果今天走不掉,那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。车爸爸无力地跌坐在地,仿佛能听到无助的尼尔的哭声。
对不起。这是车爸爸在做出走的决定以后一直想对尼尔说的,然而即使到最后也没能对他说。他剩下的时间里没有一分一秒为自己而活,每天都在自责,圣祐和奶奶都觉得他的时间就停留在了丢下尼尔的那个晚上。
车爸爸还是走了。

圣祐很懂事也很坚强,他知道爸爸走了,奶奶就得靠自己了。更重要的是,找到弟弟的责任就完全到了自己的身上。当年要是没有和尼尔玩球,尼尔也不会去捡球...要是早点叫爸爸停车,也不会找不到尼尔...一想到这些,圣祐的眼里总是充满悲伤。我现在和家人在一起,而尼尔呢,尼尔要怎么生活。对于圣祐,尼尔是自责,愧疚,责任,是生命里缺失的一块拼图。
不仅如此,i miss you so much。




生活的齿轮依旧在转动。尼尔被发现他的阿姨带去了孤儿院。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和这里的小朋友相处,也根本没人教他在这里应该怎么生活。但是尼尔本就不是那种会一直沉浸在无助和悲伤中的孩子,感谢智圣拉起他的手一起去踢球,感谢自己遇到了志训这样喜欢的朋友,感谢大辉、佑镇、冠霖、旼泫、珍映、在奂、成云从来没有排挤过他。从小就和大家互相支持的尼尔很好地长大了。







圣祐当然也长大了,依旧温柔并坚强。爸爸走了以后,奶奶的精神也塌了,家里和尼尔一起照的照片依旧摆着,可是这个家怎么这么没有家的样子呢。奶奶又在望着尼尔的寻人启事。这是圣祐想出的笨拙却直接的方法,因为过去太多年了而且当年又是逃债,很难在正规渠道找到尼尔了,只能靠这么一点点微薄的希望。而每当奶奶用悲伤的目光看着照片里的尼尔,都像一记重锤打在圣祐心里,奶奶想念尼尔,他也想念尼尔,尼尔还是他们心里的缺口,所以,一定要找到尼尔。





长大的孤儿不能永远待在孤儿院,他们需要找到自己的生计。旼泫属于最幸运的那种孩子,在还没长大之前就被好人家领养了,志训属于比较幸运的孩子,他找到了自己拳击方面的天赋,在一家拳击俱乐部准备走拳击选手的道路。剩下的孩子就不那么幸运了,他们借着志训的关系在拳击俱乐部混口饭吃,每天做着重复而又无聊的工作。在年轻而又热血的孩子们心里,志训是英雄,而他们何尝不想自己出拳,站在拳击场上挥洒汗水,何等帅气。特别是丹尼,默默看着志训偷学着,又小心翼翼的怕被发现。他了解志训有多么优秀,多么有才能,自己是没法比的,可是心底又有什么东西在燃烧着,究竟是什么呢。

尼尔的梦想是拳击,圣祐的梦想呢?
圣祐的梦想是警察,是找到尼尔。




圣祐从没告诉过奶奶家里的支出是靠他在工地工作赚来的。奶奶以为都是用圣祐的奖学金过活,其实根本不够用。但是圣祐觉得自己有责任撑起这个家,而且工地工资高又能锻炼体能没什么不好。
只要考上警察生活就会好起来的,尼尔也能找到了。
圣祐已经这么对自己说了好多好多年。这个信念支撑着他在工地也能集中地看公务员考题,再累也绝不会让学习退步。

对于尼尔,快乐是大家。




尼尔觉得大家在一起就很快乐了,尼尔从小失去了父亲和哥哥的陪伴,最珍惜的就是大家了,和大家在一起就算打杂也没什么。谁没有梦想呢,在奂也有他的音乐梦想,就算再穷也能用马桶刷演奏,但是梦想对于这些一无所有的孩子来说,似乎有点遥不可及。

对于旼泫,快乐是圣祐。




旼泫的新家人希望他能当公务员,他也很听话,但是选择警察是因为他知道尼尔的故事,如果当上警察,那就说不定可以帮尼尔找到自己的家人了。
这节课他总要记多一份笔记,因为他在学校的好友在这时候总是有什么事要做,他不说,旼泫也不问,在孤儿院这几年他很好地学会了察言观色,这也是他能被领养的原因之一。他只是暗暗帮他留一个位置,关注老师有没有点名。当看见圣祐偷偷进来时招呼他过来,把笔记给他,这时候圣祐总是很惊喜也很感谢的样子,这也是旼泫喜欢他这个朋友的原因。淡淡的,温柔又努力,清贫却不自卑,最重要的是心里好像有什么很坚定很强烈的目标,而这恰恰是旼泫所缺少的。

对于圣祐,快乐只有在找到尼尔之后才能拥有。




和旼泫一起上课,练习跆拳道,是快乐的。圣祐一直很感谢他陪伴在自己身边。但是他没法补完整尼尔在圣祐心里留下的缺口,在没找到尼尔之前,他的快乐只能是真实而又虚假的。没人见过圣祐真心的快乐,他的眼底常伴阴霾。





所以他每天都会贴尼尔的寻人启事,在走失儿童报失中心一个个地找尼尔的照片,其实心里也是知道不可能找得到的,还是要贴上自己做的寻人启事,等待奇迹的出现。

为了尼尔而彻夜进行的祈祷,希望能够触碰到尼尔的心。

说实话我还是需要哥,一个人留下的时间越长越是害怕。

想念那个时候和家人在一起,非常怀念。





尼尔即使有大家的陪伴,但是家人在尼尔心中的位置一直是不可替代的。尼尔在以前的家里找到了唯一的一张与圣祐的合照,每天他都会看一会儿,这些也被孩子们看在眼里。成云从小就是个冲劲满满的孩子,每次比起思考他更喜欢直接去做。他抢来了尼尔的照片就送去做了寻人启事,这种看上去缺乏2%的行动却让尼尔很感动,又重新燃起了寻找圣祐的希望。





第一次来到走失儿童报失中心,还在尼尔看着这么多孩子的脸十分惊讶的时候,成云已经找了一个最显眼的位置把自己的寻人启事贴了上去,觉得十分满足。

但是这样光有冲劲的孩子容易坏事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。圣祐的寻人启事就被挡在了成云的后面,也真是应了那句灯下黑。

可能那张寻人启事和尼尔的空隙,就是圣祐和尼尔之间的空隙。

后来尼尔想起这件事的时候,总觉得当时的自己真是蠢透了,为什么他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,他会不知道吗,因为家人在他心中是比谁都美好的存在。






而这时的尼尔和圣祐好像身处在不同的时空,奔跑着。尼尔想要买喜欢的摩托车,圣祐想要努力考上警察。只是每当学习到深夜精神也十分疲惫的时候,圣祐都会开始胡思乱想,尼尔现在在哪里,不要受伤,不是都说家人之间都有心电感应的吗?如果能听到自己声音快回来吧。这时候窗外正在下雨,玻璃上映出了圣祐疲惫的一个人的身影。我这样一个人有多久了,都想不起来了。不知为何就没办法再看进题目了,用手捂住脸,说实话这时候的圣祐有点崩溃,但是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允许自己迷茫。

那就去发寻人启事吧,发完就能静下心学习了。

尼尔做了一个噩梦,梦到哥哥在找自己但是自己却发不出声音,突然惊醒,已经好久没有像现在一样那么强烈地感受到孤身一人了。可能是最近开始发寻人启事的缘故,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。虽然他这么安慰自己,但是却忍不住拿着寻人启事出门了。

他觉得自己要做些什么,不然冷静不下来。

大雨倾盆。拿着寻人启事奔跑的圣祐和尼尔都觉得自己疯了,街上根本没有一个路人。




就在路边屋檐避雨的时候,圣祐发现那里也有一个人在避雨。






以前看到说家人之间有什么感应,他一直觉得是骗人的。但是现在他看着那个孩子,又看着寻人启事上的尼尔,自己都震惊得说不出话。那就是尼尔!我,找到了?圣祐觉得自己好像在做梦,呆在原地。






尼尔似乎也发现有人在看他,尼尔看过去,就一眼,他就觉得那是圣祐哥,但是突然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朝他冲过来,他吓懵了。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寻人启事,真的是圣祐哥!不管是这个眼神,还是脸上的痣,200%是圣祐哥。





巨大的失而复得的喜悦砸在了这两兄弟头上,这是他们梦想了多少次的重逢和奇迹。

对于他们来说,是苦难的结束,是新的时间的开始。

要尼尔和圣祐选,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,就是重新找到彼此的那段日子。





记忆是如大海般广阔的仓库,尼尔想把圣祐哥不在的日子里他所经历的一切都告诉他。就算是一起躺在平床上看着星星吹牛,也能够笑的合不拢嘴。

圣祐终于找回了他的快乐,也不知道这些年这小子是怎么长大的,但是只要和尼尔在一起,就算只是听他讲平淡无奇的小事,就算只是看到他的样子,也觉得从心底的快乐。




尼尔带圣祐哥去看自己最想买的摩托车,告诉哥自己有点喜欢拳击,圣祐告诉尼尔他在准备警察考试。

原来遥不可及的梦想,似乎变得更近了。连家人都能重新团聚,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呢?




仿佛是想要肯定他们的想法,圣祐收到了公务员考试通过的短信。也算是圣祐这么多年努力终于收到了像样的回报。




而尼尔对此刻他能在哥身边一起分享喜悦感到万分幸福,我哥一直都是最棒的!

旼泫在收到圣祐的邀请和他弟弟一起庆祝通过考试时才知道,原来尼尔就是圣祐的弟弟。在感叹造化弄人的同时又觉得很奇妙,仿佛大家冥冥之中都是注定要相遇的。





大家好久没有聚在一起过了,孩子们合资给圣祐和旼泫买了一个蛋糕,上面插着两根蜡烛表示着两个警察的诞生,他们两个觉得很幼稚却又很感动。大家互相聊着近况,要是用一句话总结,那应该就是“太太太好了。”

这里的每一个人,对于对方来说都是美好的存在。




尼尔加倍努力打工终于攒够了钱,站在自己心爱的车旁边,他有些紧张笨拙的样子把卖车的大叔都逗乐了。




在公路上尽情飙车的丹尼,满心欢喜地想要快点回去给哥和孩子们看自己的新车。

可是就像之前说过的事情往往都不会那么顺利地发展下去,这就是现实,不是童话。你要是深究原因,可能有千千万万的原因和不该,不过其实谁的责任也不是。




孩子们在台球馆和小混混起了冲突。

要是智圣没有碰到那个小混混,要是那个小混混没有突然发火,要是志训忍住没有和他们起冲突...事情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呢?

其实,那些小混混那天本来就心气不顺想着找茬,看到智圣一行人觉得他们好欺负,什么笑他根本不是他们发火的原因。

可能是没有人教过他们要忍耐的原因,又或者是年轻人的叛逆和傲气,最重要的是,从以前智圣就一直很照顾孩子们,智圣对于志训他们来说也是美好的哥哥一般的存在,志训怎么可能忍得住智圣被欺负。




瞬间他的眼神充满了怒火,我们绝对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。

而且,志训不害怕,不过是一群小混混,他有自信把他们都打趴。

没有这点血性,还当什么拳击选手。




至于其他的孩子,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身上都有着看不见的刺,受无视,受欺负,是绝对不允许的,我们中的任何一个都不允许。






原本他们也没有想过与小混混多做纠缠,可是谁能想到佑镇被绊倒了,谁能想到志训的手不小心在棍棒下被打断了。

这些孩子终究不是那些出手下贱的小混混的对手。




丹尼也从没想过满心欢喜地来见孩子们,见到的却是他们被打倒在地的样子。

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:救他们。

他完全是凭着怒火在与很多人打斗着,也不知道被打中多少下,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。

这时候,警笛响了,应该是台球店老板见情况不对报的警。

小混混们一见情况不对马上就脚底抹油了,只有志训还跌坐在原地,丹尼看着志训不知如何是好。




直到这时看见对面重伤在地的小混混,他们才找回自己的精神,知道他们闯了大祸。

圣祐在孩子们去打桌球的时候,自己去便利店买冰激凌。回来的路上他碰到一个孩子坐在楼梯上,看他的样子长得特别像小时候的尼尔,圣祐忍不住和他聊了起来。

“小不点,想吃冰激凌嘛?”

“想吃。”

看着他的样子,圣祐突然心底一阵苦涩,尼尔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在孤儿院了吧,有给他买冰激凌的人吗?




但是当圣祐回来的时候,看见两个孩子不知所措浑身是伤地坐在地上。

看着一片狼藉和孩子们,还有尼尔。

圣祐飞快地理了理思路,他们还是孩子,又是孤儿,要是有了记录,之后的路该多难走就不用说了,特别是尼尔,这些年他不知道吃了多少苦,我绝对不能再让他受任何伤害。




“你们先走。”

尼尔啊,哥虽然不能回到过去给你买冰激凌吃,但是现在我可以帮你逃跑。




尼尔一行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,圣祐的出现,他们是感谢的。尼尔哥哥让我们走的话,我们就快点走吧。





这时候圣祐是一点都没有想到自己的,他没有想过这样的闯祸的记录会对自己的警察生涯带来什么后果,也没有想过接下来他有什么办法脱身。

他紧张地搓着手,挠着头发,也没有想出有什么更好的办法。

其实他的心里也早就崩溃了,圣祐承担着大过他年龄很多倍的责任,这就和当时车爸爸一模一样。看着警察走过来的时候,他也是害怕的,踌躇的,警笛淹没他的那一瞬间,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也结束了。





尼尔用新买的摩托车载着志训飞驰着,他也没有想到新车居然用在了这种时候。想着他刚刚找到的哥哥,后悔着自己为什么要闯祸,尼尔久违地哭了,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唾手可得的美好全都碎成了渣渣。志训眼里是感谢,也是抱歉,他看得出尼尔非常不愿意留他哥一个人在那里,但是因为自己受伤了,他不得不陪着自己一起,其实说到底,尼尔会趟这个浑水也是因为自己。




坐在拘留所冰冷的地面上,圣祐忘记了时间。这段日子恍如隔世,那些美好仿佛还很近,尼尔为他留下的微笑,还存留在他的心中,但是现在却感觉很远了。

其实这天本来是旼泫和他穿上警服的日子。




旼泫怎么也没有等到圣祐,却等到了他被拘留的消息。还没来得及脱下警服,他就赶去圣祐拘留的地方。

看着他在里面的样子旼泫无限心痛,他知道圣祐为了考上花了多大的努力,他应该在外面,而不是在铁栅栏里面。

可是我可能永远低估他的温柔和善良了,他依旧在笑。




“真帅。”他还夸奖我穿警服的样子,仿佛他根本没有深陷泥潭。

为什么不再多为自己想想,再为自己担忧担忧啊!




尼尔站在旁边看着圣祐的笑容,心里是无限的苦涩。他的内心其实还是个孩子,他的样子也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最终,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。

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。





教练一直都很凶,愤怒让他显得更可怕了。

“志训,你是今年的新人候补啊!”

“新人候补!”

“是要拿奖的!”

“居然还把手打断了!”

他其实很看好这个孩子,也付出了很大的心血,看着他因为打架毁了自己的前程,教练忍不住发火。

可是志训心里本来就五味杂陈了,哪听得进这些责骂,起身就走了。

志训比谁都清楚这些,比谁都烦这些说教。

所有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。

教练想起了平时在一边偷学的尼尔,总该有人去吧。“丹尼尔,你能上吧。”




尼尔的眼睛埋在刘海里,谁也看不见他的神情。

明明是梦想实现的时刻,但是志训手断了,圣祐哥因为他不仅失去了前程还待在拘留所里。现在实现个狗屁梦想。





尼尔觉得不管怎么样不能再让圣祐哥待在那种地方,他卖了没有骑几天的新车,交了保释金。这次他给车店老板的手再也没有犹豫。




圣祐回到家里,才真实的感受到美好破碎的残酷。

现在是肯定入职不了警察了,还要再经过怎么样的努力他也不知道。其实他也没有解决什么事情,尼尔为了保释他把车也卖了,现在尼尔对于自己充满了愧疚,明明自己最不想的就是让尼尔受伤。






尼尔在辛苦地训练的时候,每当闭上眼睛想起的都是和圣祐哥在一起的那段快乐的日子。然而现在他让圣祐哥失去了近在眼前的警服,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。

脑袋复杂的时候,他选择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,努力代替志训去比赛,也是对这次错误的一种补救。更何况,是他梦想的拳击。

不停地训练、训练,尼尔的身体和精神的反复磨炼让他没有心思想别的事情,他已经记不得有多久没见过圣祐哥了。





圣祐路过摩托车行,想起那时候尼尔很开心地告诉自己这是他想要的车。可是尼尔现在不在身边,车也因为保释他被卖了。

至少我还能为他做点什么。

转头,他就进店问了店主车的价格。




志训远远地看着努力出拳的尼尔,觉得有一些被感动了。他努力的样子,看起来格外美好,就和我当初一样。




圣祐回到了熟悉的工地,他已经算好了,他再工作几天就能帮尼尔把车买下来。但是这几天太阳似乎异常猛烈,没有休息好的圣祐状态并不好。

志训陪着尼尔一起训练,尼尔似乎渐渐进入了状态。

但是这时候圣祐的状态越发的不好。连着发生的事情加上精神身体的压力,圣祐已经摔倒了不止一次。他只是想着再一天就能帮尼尔买回车子了,就又站了起来。




今天其实是尼尔上场比赛的日子。圣祐还差一点,差一点就能带着他的心爱的摩托车为他庆功了。





所有的孩子和教练一起在台下为尼尔加油。特别是志训,他认真的神情仿佛是自己在场上比赛。

比赛很紧张,尼尔一开始就拿出了全部的实力抢先攻击。






但是当被对手重击一拳之后,尼尔感受到剧烈的疼痛。

就好像是兄弟一心同体一般,这时候在烈日的炙烤下,圣祐感到一阵晕眩。

两个人在同时,倒了下去。

尼尔听到教练叫他起来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。

当我被狠狠击中一拳,这种真实强烈的痛楚让我想起小时候走失的害怕,把我拖回好多年前,仿佛我不是身处拳击场,而是在找不到爸爸和哥哥的那个路口。

同样是这种近乎绝望的害怕和手足无措,似乎现在还更容易承受一点。





当裁判再数一下,我就要输了这场比赛。




突然我笑了,我为什么要这样呢。




因为我想明白了,

圣祐在掉下台阶的时候,

也想明白了。

我需要你,你才是对我来说美好却不可或缺的存在。

埋怨着现在才明白的自己。




像傻瓜一样充满遗憾的声音,希望能传到天空,为了你熬夜做的祈祷,希望能触动你的心。

等结束了,我就要去见你。



图片来源于@WANNA.ONE厨房用品开发部 视频